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网  >  平安龙江  >  法眼视界  >  地市动态
搜 索
一切都是因为一个执念 女刑警:踏着父亲脚印走
2021-10-09 08:28:37 来源:大庆网  作者:吴召秀
关注东北网
微博
Qzone
极光新闻

  第一次看到“85后”杨美一玲的名字,记者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长发飘飘的温婉女子形象。

  第一次通电话,电话中那带有磁性的嗓音,让记者以为自己打错了电话。核对信息无误后,心中不禁充满了好奇。与杨美一玲相熟的人说,杨美一玲是个有趣的女孩,长得像小版的韩红,性格开朗,为人率直。

  杨美一玲,是八百垧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唯一一名女警。她还有一个身份——“警二代”,是已经牺牲的“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”杨江东之女。

  痛失父亲

   “警二代”力圆警察梦

  近日,接受采访的杨美一玲解释了她名字的含义。

  “杨是父亲的姓氏,玲与母亲的名字同音,‘美一’代表一生美好。这个名字,本是我爸送给妈妈的惊喜,对我却是满满的惊吓。”上学时,这个名字让她成为同学的猎奇对象。父亲也曾两次要给她改名,因被劝说“特别,不重名”而作罢。

  “比较亲近或熟悉的人会叫我杨童,我本来是应该叫这个名字的,因为我是六一儿童节出生的。”杨美一玲说。

  杨江东牺牲时,杨美一玲已16岁,正读高一。

  杨美一玲说,她和父亲的关系特别好。小时候虽然也扎小辫、穿裙子,可父亲把她培养成了男孩性格。父亲去世后,读高中的那三年,同学说,杨美一玲从没有笑过,她自己却不知道。

  受父亲的影响,杨美一玲从小就想当警察。

  2009年2月,杨美一玲从警,选择去父亲原来工作的单位做了一名交警。

  “当时选择去我爸原来的单位有两个原因:一是离家近,方便照顾妈妈;二是一种情结,想寻找父亲的足迹。”

  从警后,杨美一玲学了心理学,才渐渐走出父亲去世的阴霾。她努力工作,希望别人认识她这个人,不要一提起来就说她是“杨江东的女儿”……

  2011年1月17日,杨美一玲调入八百垧公安分局刑侦大队。杨美一玲说:“做刑警,才是我的梦想。”

  申请外勤

  降服了一个女毒贩

  杨美一玲进入了八百垧公安分局刑侦大队,岗位是内勤。可是,男儿性格的她,并不愿安安分分地做内勤工作。于是,每次有出勤任务时,都会向领导申请:“带着我呗?”最初领导不同意,可后来耐不住她的软磨硬泡,便允许她出任务,叮嘱她要注意安全。

  7月的一天,领导派给杨美一玲一个任务:“在广州抓到了女贩毒嫌疑人王丽(化名),需要带回来,你自己去,可以吗?”

  “在广州抓捕王丽的都是男同事,因为嫌疑人是女的,押解回来的路上多有不便,我是队里唯一的女警,所以我有了接这个任务的机会。那是我第一次正式接任务,第一次坐飞机押嫌疑人,我是既兴奋又忐忑……”杨美一玲激动地说。

  从看守所押解王丽时,对方很不配合。男警员去给王丽办理登机手续时,她问杨美一玲:“你们那边现在下雪了吗?”这话让杨美一玲愣了一下,当时是7月份,怎么会下雪?原来,王丽是南方人,从没来过东北。

  杨美一玲与王丽闲聊起来,王丽讲述了自己的不幸,大学毕业后被男友蒙骗,误入歧途……说着说着,王丽哭了。

  此时,杨美一玲递给了王丽一张面巾纸,她接过面巾纸后愣了一下。

  登机时,杨美一玲向男警员要了一件外套,把王丽戴着手铐的双手包了起来。

  杨美一玲的倾听、那张面巾纸,让女毒贩平和了下来,全程安安静静,回到局里,十分配合地认了罪。

  抓捕“冰王”

  枪的子弹已上膛

  2017年4月28日,大庆市警方获取一个重要情报:活跃在红岗区毒圈的“冰王”王某与同伙驾驶两辆机动车,从大庆市出发,沿沈阳、北京,迂回前往广东省陆丰市购买高纯度冰毒15公斤。为麻痹警方,王某留在广东游玩,一名同伙乘火车到北京,转乘飞机返回大庆,另两名同伙开车携带冰毒返回肇州县藏匿。

  2017年5月9日晚,王某驾车从广东返回大庆市。次日9时许,专案组获知信息:王某与刘某驾车前往肇州县,准备取冰毒贩卖给下家。当日12时许,两人从肇州县取回冰毒,分别驾驶路虎越野车和捷达轿车返回大庆市。

  当他们驾车途经大广高速公路五厂收费站时,民警对其进行拦截抓捕,杨美一玲参与了那场行动。

  杨美一玲说:“那次行动真挺危险的。王某的路虎车里藏着一支猎枪改装的散弹枪,枪里有5发子弹,而且有一颗已经上了膛。拦截王某同伙驾驶的捷达车时,我坐在负责别停犯罪嫌疑人的车内,若是对方不管不顾地撞向我们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  那一次,民警在被控制住的捷达车内,缴获了冰毒9.14公斤。

  经过多年历练,杨美一玲成了队里的内勤、外勤、审讯无所不能的全能型人才。

 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责任编辑:郭丽颖